230多位将军组成合唱团,这位开国少将是武汉人,负责朗诵

开国少将熊伯涛是湖北武汉人,1926年参加革命后,20多年没有回过家,家里的母亲一直认为他还活着,所以一直在苦等着儿子回来。

1949年,四野大军南下,熊伯涛的母亲听说后,觉得儿子肯定在部队里,就在村口立了一个牌子,上面写着:“熊伯涛是我儿子。”

路过的部队看到这个牌子后,就报告给了时任第49军副军长的熊伯涛,熊伯涛这才知道母亲还在世。

熊伯涛抽出点时间回到老家,到村口时,见那个牌子还在,熊伯涛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,扑通一声跪在村口,哭着大喊:“娘!我回来了!”在场的人无不动容。

1955年授衔的时候,当年跟熊伯涛同级别的人,很多都是中将,但熊伯涛却只授少将,有人建议他向上级反映一下,但熊伯涛只是笑笑,说:“军委有军委的考虑,我们不要计较,过去那么多战友为革命牺牲了,我们能活下来就不错了,就别去计较军衔的高低了,要比,就比谁能继续为党工作,为国家作贡献。”熊伯涛将军的高风亮节可见一斑。

1958年12月5日,我军组建了一个堪称世界最高级别的合唱团,由230多位开国将军组成,在第二届全军文艺汇演、国庆十周年时,合唱团公开亮相,演唱了《红军纪律歌》《在太行山上》《我是一个兵》等歌曲,引起了极大的轰动。

合唱团中有两个人特别引人瞩目,一个是指挥李志民上将,另一个就是熊伯涛少将,负责合唱团的朗诵。

熊伯涛讲的虽然是地地道道的武汉话,但是字正腔圆,每个字都能听得很清楚:“我们一群红色老战士,来自农村,来自工厂,在毛主席的旗帜下,从胜利走向胜利……”

熊伯涛不但声音洪亮,肢体动作也非常协调,赢得了台下热烈的掌声。

据说,本来合唱团中有很多人普通话不错,但熊伯涛为了争取到这个机会,找合唱团团长唐延杰将军说了好几次,为了朗诵好这段话,更是反复练习了不知道多少次,这才有了那个非常精彩的演出效果。

另外,熊伯涛还是我军中最早宣传茅台酒的人。

1936年,由毛主席提议,开始收集整理长征中的故事,编撰成《长征记》,结集出版,后来改名为《二万五千里》,号召各级指战员踊跃投稿。

(图:左一为熊伯涛)

熊伯涛深情地写下了一篇文章,名为《茅台酒》,记录了红军在鲁班场战斗后,没收了反动派的“义成老烧房”,缴获了很多茅台酒,熊伯涛虽然酒量不大,但也跟着大家喝了不少。

在这本书的出版编辑过程中,《茅台酒》一文一直被收录,不像其他许多文章那样,被拿掉或是删减,因为熊伯涛写得既通俗易懂,又有很高的史料价值。

晚年时,熊伯涛将军还编辑出版了一本《熊伯涛回忆录》,收录了熊伯涛创作的很多作品,很有价值。

1975年10月21日,熊伯涛因病逝世,享年71岁。